STORY

和紙之布

生活基礎的衣食住,而其中衣類的基本就是「布」了。在大阪府阪南市,有位將熱情注入開發「布」的職人。他就是「阪南和紙之布工房協議會」的會長,和紙之布股份有限公司 代表董事董事長(代表取締役社長)阿部正登先生。

其實阿部先生是開發了對環境友善,非常輕巧、有極佳抗菌性、能夠防止紫外線照射身體這樣對現代人來說如同夢一般的布的職人。作為其原料的纖維就是「和紙」。簡單來說,就是把紙做成布。

布也就是織物(textile)。以直絲和橫絲交織而成的這種製品,常作為代表被舉出的織線的原料有棉或羊毛及絲。阿部先生則是注目於日本自古以來的「和紙」為原料,掀起了革新。

「和紙之布」的誕生故事,要從1962年,在二次大戰後高度成長期之中,阿部先生的父親創設了阿部織布這家公司說起。當時的大阪(特別是泉州地區)是全國前3名的棉織物產地,全盛時期還有超過700家企業存在。

但是,隨著時間推移,進入了1990年代之後,以「MADE IN CHINA」為開頭,海外的便宜商品開始流通,市場也有了變化。對於當時,阿部先生回想道,「一開始不覺得有什麼恐怖的。想著『便宜沒好貨』,認為這樣的商品自然而然就會消失吧。但是,20年前左右開始變成『便宜也很好』,在百貨公司販售的商品95%以上都變成了中國製」。

「MADE IN JAPAN」商品漸漸消失,周遭的公司一間接著一間陷入歇業或破產的窘境,原本有700家以上的業者,注意到時已經剩下20多家了。在這樣的逆境當中,2001年時,阿部先生下了一個決心。

「從海外不斷輸入許多商品,想著一直這樣下去真的不是辦法。就這樣煩惱著,我選擇了和紙。為什麼呢?那是因為『原料非常昂貴』。跟仰賴進口的棉比起來,當時在金額上大約需花費16~17倍左右的成本。是連海外的企業都不敢出手的素材」

賭上地方產業的纖維事業的生死,像是要表達泉州男兒的反骨心一般,打出了「反向操作」這張牌。

「由於我們規模小,為了增加附加價值,說是不得不選擇高價原料也不為過。雖然開始開發了,但果然沒辦法立刻就賣出去。我是一面被家人說著花太多錢,別再做了還一邊繼續做下去的(笑)。當時相當辛苦呢。到能夠開始穩定販賣大概是過了5年吧」

阿部先生就這麼朝著「以和紙做出編織品」為目標奮勇前進。做為經營者,做出了挑戰競爭者沒有出手的分野這樣的戰略性判斷,另一方面,也想做出能讓消費者安心穿上的自然素材,對於這種職人般的技術非常講究。而阿部先生還因為有希望能友善對待自然這個觀點,深深被日本自古以來就有的素材和紙所吸引。

花費了4年歲月所開發出的結果,擁有一直以來的布都沒有的特徵的天然和紙纖維誕生了。而那就是在開頭提到的「對環境友善,非常輕巧、有極佳抗菌性、能夠防止紫外線照射身體的和紙之布」。

「不管是直絲還是橫絲都100%以紙來編織就是我們的強項。雖然也有其他企業開始使用紙為原料,姑且不說橫絲,幾乎沒人有做出紙直絲的技術。我應該是最早確立這種技術的」

布料這種東西,通常是有了商品後才做出來的。但是以阿部先生來說,是先有布料。有了這樣的背景,「和紙之布」才能夠配合這種魔法的性質,以自由的發想將之商品化。舉例來說,和紙之布能夠100%隔絕紫外線,但由於不是做好之後才加上UV添加劑之類的化學物這樣的加工性質,不管洗幾次性能都不會下降。正可說是天然素材的魅力。現在,和紙之布超越了衣類的框架,變身成帽子或洋傘等各式雜貨。

「由於自己是織布機職人,認為不賣布料不行,但結果來說,只要布料能賣出去,或許什麼形式都可以吧。現在是用這樣的想法在宣傳的」

眼中閃爍著光芒這麼說著的阿部先生,其實現在與「阪南和紙之布工房協議會」的成員一起,更加深化新絲線的開發。利用日本首見的100%疏伐木材和紙生產出「木絲」。亦即有效活用為了守護森林採取必要作業的間伐方法。

經營者與職人,擁有2種不同面貌的阿部先生與和紙之布的挑戰,還會持續下去。

阪南和紙之布工房協議会

查询窗体